黄耀明早前拍摄音乐短片,与同性抚摸亲吻,只在演唱会上播出。 黄耀明和刘以达还要准备到内地开巡演。

这么多年来,一直透露玄“基”的黄耀明前晚终于在达明一派的演唱会上坦承自己的性向:“我是同性恋者,Gay,我是基佬。”黄耀明喜欢同性本不是新闻,但在演唱会现场高调宣布出柜毕竟与站在玻璃柜不同,明哥的勇敢让歌迷不感意外却足够吃惊。

为了庆祝出道25周年,达明一派暌违8年再合体举办“兜兜转转演演唱唱会”。早在4月20日的首场演出中,黄耀明播放了一条此前专为此次演唱会拍摄的短片,片中他与蓄起长发的“另一个自己”缠绵拥抱、、吻颈,尺度超大。而唱到新歌《Its My Party》时,更有字幕打出“黄耀明是同志?”的字句,被认为是公开承认自己的性取向。第一场演唱会结束后,黄耀明受访时也没明确澄清,只称:“我知道大家想问什么,其实要说的早说了。我是什么人,大家都知道。为令大家有多点东西写,还是不承认吧。”

4月23日在尾场演唱会之前,黄耀明连发两条微博,以模棱两可的态度回应扑朔迷离的传闻:“其实传媒大家一定要清楚吗?写了/玩了二十多年的猜谜游戏,一旦说清楚,你们就没什么好玩。wyman(黄伟文)说小心许愿。”但当演唱会进行到尾声,在头戴着男性性器官形状的黑色帽演唱完《忘记他是她》、《禁色》之后,黄耀明突然公开宣布出柜:“由1988年我借陈少琪的笔写了《禁色》,之后再写《忘记他是她》,我从未隐瞒过我身份,我想一次和大家说清楚,我是一个同性恋者,我希望其他的同性恋者,其他基佬,都不需要像《禁色》中的歌词说的,愿某日子,不需苦痛忍耐,将禁色尽染在梦魂外。现在已经是21世纪,我们不需要去梦幻,有一天,我们自己爱哪个人,都需要别人批准,所以不需要大家猜,我讲给你听,我是一个同性恋者,Gay,我是基佬,我喜欢男人……”此语一出,举众哗然,旋即成为微博热门话题,包括容祖儿、何韵诗、林一峰、黄伟文、周耀辉、迈克、陈少琪等也都有转发表示支持。黄耀明昨日借用林夕所写歌曲《晚节不保》中的一句歌词在微博回应:“谁介意晚节会不保,笑一笑已苍老。谢谢各位,Im Pretty Happy and Gay。”

黄耀明宣布了自己是一个同性恋者,但他究竟与谁有地下情?有人认为达明一派组合两个人有私情,但刘以达结婚已经超过十年。大部分的网友还是认为林夕的可能性最大。因为林夕为其写过的《春光乍泄》、《风月宝鉴》等无不痴痴缠缠,被解读出夕爷对明哥的无限爱意。林夕早年创作《暗涌》,被传出借歌倾诉对黄耀明的好感,何韵诗唱过的《忘》“黄是你的姓红是你爱的,就当做常识”,杨千嬅唱过的《蓝与黑》“然后得到这姓黄伴侣红着脸背着黄灯浅睡”等都被反复揣测。而在一次黄耀明演唱会上,介绍完林夕之后即献唱《爱人同志》。而在此次演唱会的首场后台,曾为达明一派填词的林夕、黄伟文、陈少琪、周耀辉等曾在一起相拥合照。

但其实黄耀明跟他的外籍男性好友感情稳定,相识多年的两人数次外出吃饭购物被拍。

达明一派分分合合,两人观念不合的传闻也一传再传,他们也都不否认在音乐路向上的分歧。这次重组开唱,顺理成章被指为了钱。但从现场两人的表现,以及别具一格的卡式录音机舞台、超炫华丽的舞美设置,尤其是合作再出新歌,一唱一和凸显默契。在港乐越来越低迷的背景下,达明一派涉及社会现实以及强烈的香港身份认同更是引发共鸣。到场欣赏的圈中人包括钟楚红、郑裕玲、容祖儿、杨千嬅、蓝奕邦、叶德娴、梁咏琪、俞琤、薛凯琪、彭羚等,无不感慨香港幸好还有达明一派。而刘以达也多次在台上强调,达明这四场演出只是开始,现在正斟酌前往内地巡回演出,上海和广州均在考虑之列。来源信息时报)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