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我的理解对不对:国家话剧院本是把易烊千玺等人当“特长生”招的。国家话剧院需要这些新星来保持人气,易烊千玺等人也需要国家话剧院这块牌子。从市场角度说,这讲得通。

然而网友的强烈反应针对了公平、特权这些尖锐而沉重的符号。事业编意味着财政福利的稳定性,目前已经形成“考编”的基本模式,并且对普通人来说一编难求。很多事业单位现在出现了大量“编外人员”,比如央视,很多节目组里的编外人员比编内人员多得多。

为彻底平息此事,在国家话剧院保留对易烊千玺等人录用的同时,我善意地建议易烊千玺等人主动考虑放弃事业编制,也作为“编外”进入国家话剧院。这样对他们保持与青年粉丝的亲近关系并继续发展事业都更加有利。而且他们没有了事业编,也会少一些体制约束。

这件事引发的争议再次告诉我们:公平是互联网时代最广泛的诉求,也是舆论旗帜中的旗帜,所有机构都要诚恳地维护它,敬畏它,出台任何决定都先用公平的尺子量一量,坚决不与各种“特权”产生瓜葛。这样对社会好,也会少一些对自己的舆论风险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