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五月一日,胡锡进在微博里面深刻的写道:“我知道“全域静态管理”的防控效果最好,最保险,但它对经济民生的冲击太大了,这样的封城搞多了,搞随意了,大家的信心就没了。那样干不是推动可持续的动态清零,而是粗暴挖动态清零的墙角,动它的根基,是动态清零的高级黑。”

同时他也表示,坚持动态清零,必须确保这一政策对经济的冲击是可控的,而不是出一两例阳性就搞大规模的休克疗法,让经济生活陷入大规模停滞和混乱。那根本不是动态清零,而且与公共卫生事业的基本精神背道而驰。

这些动之以理晓之以情的言论得到了大量的积极的互动以及评论,由此可见人心是有杆秤的。疫情这两年半以来,从最初的惊慌失措到后来的坦然面对,但是再次迈入2022年,似乎一切发生了改变。取而代之的更多的是无奈,是彷徨,是不解。就如同老胡手的那样,出一两例阳性就搞大规模的休克疗法,让经济生活陷入大规模停滞和混乱。

这当然不是特指,但是并非无的放矢,我们已经一再看到类似的新闻,某地仅仅出现一两例,立刻创造性的实行全员静止,居家静止,原地静止,原岗位静止,总之就是把这个静之发扬光大。更有某地区没有任何确诊却依然保持静默状态长达数十天。种种消息不断地挑战公众的神经和认证,从而容忍度也不断被削减。

就像老胡说的,很多人担心的就是这些不确定性,这些不确定性既是当下,也是未来。

仅仅持续了三天的狂欢!iPhone 14已经跌破官网价格超过1000元

“易联购跑路”背后:数百人网购iPhone惨被收割,小程序平台该担责吗?

生物育种、乡村治理、农业智能装备…教育部发布12个新农科人才培养引导性专业

教育部:为缓解疫情导致的出国留学受阻,中外合作办学累计录取近10000人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