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别是他那几个励志歌曲被那个年代的人熟知。后来由于郑智化结婚生子的原因,慢慢地淡出人们的视界中。也有未经证实的是因为那个原因,笔者也无法打出那几个字,知悉的网友会明白笔者要说的是什么。

笔者是郑智化的粉丝,记得童年时期,看着分辨率不清的彩色电视,印象最深的就是郑智化在船上画面歌曲。成年有条件以后,笔者就到网吧查找关于记忆中郑智化那一帧的画面,原来是朗朗上口的水手哦。

由此,笔者开始疯狂的追郑智化的歌曲,总感觉郑智化的歌曲特别励志,特别感同身受,似乎自己就是歌曲中的主人公。

郑智化自从90年代悄无声息离开公众视野以后,在2005年他为了女儿暂时复出。但是,

时隔数年后,郑智化又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,这次暂出和以往不同的是,他这次非常的愤怒,因为有人对他的

《乘风破浪》第三季三公中,王心凌组王心凌、张天爱、阿娇、阿Sa、吴谨言等人。

“现在的一片天,是什么的一片天,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,再也看不见”等内容唱成了“现在的一片天,是晴朗的一片天,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,总是看得见”。

歌曲以915票的较大优势,拿到第一,也为本季度不太出色的演出舞台产生一次嗨爆全场的

“关于我的经典歌曲“星星点灯”,被乱改歌词一事,我表示震惊、愤怒和遗憾!

关于郑智化的歌曲《星星点灯》被修改一事,《环球时报》特邀评论员胡锡进也注意到此事,老胡在微博发表了个人观点。

胡锡进说,郑智华《星星点灯》的歌词在别人的演唱中发生了改词。原歌词“现在一片天,是什么的一片天,星星在文明的天空中,再也看不见”改为“现在一片天,是晴朗的一片天,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,总是看得见”。对此,郑智华在网上公开表示不满和不同意。

胡锡进认为从版权的角度来讨论是一回事。在市场的推动下,改变歌词以获得最佳效果并不是什么大事。胡锡进说他通常不参与这样的讨论。

胡锡进想说的是,如果改编《星星点灯》是为了迎合一些人担心的所谓“正职正确性”,那么胡锡进不同意,他认为没有必要,胡锡进主张,我们的社会不应该鼓励提倡这种所谓的“正职正确性”。

胡锡进说,“正职正确性”的重要内容包括尊重历史、实事求是和容忍文学艺术表达。《星星点灯》创作于20世纪90年代初。钛丸的社会现实是其歌词创作的背景。今天在搭唱这首歌的时候,有些人可能会对歌词的变化感到怀疑,但这可以解释清楚,我们的社会应该有能力消化这种怀疑。

胡锡进说,如果歌词被改变以适应演出现场的气氛,这是一种商业目的。正如胡锡进早些时候所说,这是另一个讨论,但胡锡进所说的担忧在舆论领域也是真实的。如果你和我一点一点地创造一种“正职正确性”,对每个人来说,在每一个词上都保持谨慎和敏感是不好的。这是对“正能量”的误解。它缩小了“正能量”,让它变得干巴,最后脱离群众。

胡锡进最后说,“正能量”必须是慷慨和宽容的。20世纪90年代流行的歌曲今天当然应该原封不动地唱出来。如果作者不反对,在特殊场合的需要,当然也不是不可能改变歌词。然而,胡锡进想说的是,担忧在互联网上具有一定代表性,对于一个真实的问题,值得注意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